最新资讯 Latest News

生态农业实践界的奥斯卡奖,“分享收获”农场首获国际荣获“生态农业杰出实践奖”

2019-01-22

生态农业实践界的奥斯卡奖,中国的生态农场成为十五分之一“分享收获”农场首获国际殊荣


2019.1.17 德国柏林


官网详情https://www.worldfuturecouncil.org/p/opa-2019/#top


世界未来委员会·推进生态农业转型·生态农业杰出实践奖 

 

44 国家/77 提名/15 获奖名额

来自南半球国家(非洲、拉丁美洲、亚洲地区)15个推广可持续食物体系的杰出项目、计划、社会企业以及非政府组织获得了生态农业杰出实践奖。此奖的设立与评选是由世界未来委员会(WFC)组织发起,与“南半球国家生态农业技术”项目(TAGS)一共合作开展。

根据世界未来委员会的评定报告显示,WFC国际专家组将在德国柏林国际绿色周、2019年全球粮食和农业论坛期间授予15个项目为最佳实践奖。

因多年的实践与不懈努力,那些保护了本地小农户生活、生计,赋予了生产者权利;培植可持续食物生产体系,推广具有生态复原力的农业系统;帮助当地维护生态系统,增强气候变化的适应力,逐步改善土质条件;运营良好而被提名的实践案例/项目将被视为“生态农业杰出实践奖”的候选之一。

 

分享收获农场因在乡村振兴领域的贡献获得了世界未来委员会评选的“生态农业杰出实践奖”,分享收获培养了大量生态新农人,并构建了经济、社会、生态发展的可持续模式,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从44个国家77个提名中脱颖而出,于昨日在德国柏林进行了新闻发布会。这份荣誉属于所有分享收获的消费者和生产者,以及推动生态农业的各个领域的老师、朋友!

 

 

 

世界未来委员会(the World Future Council) 是一个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推动可持续发展政策以保护人类未来利益的国际性非营利组织。总部位于德国汉堡,分别在英国伦敦、瑞士日内瓦、纳米比亚温特和克设有办事处。WFC的资深委员来自全球各界的50位知名专家,包括原联合国(UN)助理秘书长、欧洲议会前议员安德斯·维克曼先生;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秘书处(UNCCD)执行秘书长莫妮卡·巴布女士;原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理事会主席阿绍克·科斯拉先生;奥托集团监事会主席迈克尔·奥托先生;巴西社会发展部前部长帕特鲁斯·阿纳尼亚斯先生等。

针对共同面临的未来挑战,世界未来委员会与各国政府、企业、社会团体以及国际机构一起,识别和推广高效适用的可持续发展政策与解决方案。

 

生态农业杰出实践奖 设立缘起

当下,即便世界生产出足量的食物,并且也足够用来供养每一个人,但这个世界上仍有8.15亿人(这也意味着每九个人中就有一人)每天还是饿着肚子的状态。现实是,每一年几乎有三分之一生产出来的食物还没到消费者的手中就已经被浪费或因变质二损坏了。尽管生产出世界上最多的食物,但小农户们、牧民们、森林管理员们以及渔民们经营着的都是低于1-10公顷的农业面积,而自身的生计仍陷于食不果腹的荒唐境地。从全球层面来看,这一群体大多数还生活在贫困当中。14亿中75%的人仍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极度贫困的乡村,尤其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以及南亚地区;如此形势延续下去将会危及到未来的子子孙孙。由于土壤破坏,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极端天气事件的频发,农人们正遭受着越来越多可耕土地的流失。世界需要更加可持续的食物体系以生产出我们真正需要的富有营养的食物,同时完善的食物系统还能带来社会经济效益,降低对环境的破坏程度,这对小农的生存现状来说,尤其重要。另外,越来越得到大众认同的再生型高效农业也能够产生可观的环境效益且兼具可持续生计的优势。

生态农业适用生态性原则,且重视尤为关键的社会环境影响,意义深远。它被认作是改善贫困小农和家庭农场的生态恢复力的有效途径,有助于健康食物的生产和消费,促进当地经济及市场的链接,保护自然资源和生态多样性,适应并缓解气候变化。

 

生态农业(Agroecology)相关背景

关于Agroecology


华南农业大学生态学教授骆世明认为——

Agroecology有三个层面的意思:首先它是一门科学、一个知识体系;其次它是指我们日常理解的一种环境友好的农业生产方式;另外,它还是一种社会运动,提倡的是社会化的参与。

 

再听听我们掌柜石嫣怎么说——

“现在中国农业上的革新并不只是面向未来,我们可以回归传统,去关注和研究千年历史的传统农业中的那些创新是如何产生的;我们要把‘人’放在生态农业的核心位置;农业和生态农业也必须纳入到教育和健康的考虑范围。”

·Agroecology 不仅仅是生态农业

2018年4月3日-5日,由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召集的第二届国际生态农业大会在罗马召开,参与会议的有来自几百个国家的近700个注册参会的嘉宾。

 

 

 

 

2016年在中国昆明召开的一次国际生态农业大会上,会议组织方将这个词用可持续食物系统来替代。

很显然,Agroecology在过去的两年中已经成为FAO一个重要的议题,原有的食物系统的问题太多太杂,大家希望找到一个新的范式,可以整体解决我们所面对的食物系统的问题,除了农民、农业、农村之外,还有消费者饮食方式等。FAO的食堂里还增加了生态产品的标识和营养标识。

 

·Agroecology和我们一般谈的生态农业有什么差异呢?

过去我们谈生态农业的时候,仍然是将农业作为第一产业,往往忽视了农民和农村,所以通常我们将生态农业翻译成Ecological Agriculture。Agroecology的范围更广,它重视的是包括农民和农村在内的整个社会生态环境。

 

那么Agroecology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可以首先看它想要解决的问题:

-当下农业的高外部投入,特别是依赖农药、化肥的投入

-高度依赖自然资源,造成了森林砍伐、水资源稀缺、生物多样性消失、土壤退化、温室气体排放、气候变化等问题

-饥饿、贫穷;农民生计堪忧(农民是食物的生产者,但最多的饥饿却发生在农村)

-食物浪费

-营养不良与营养过剩并存

 

·Agroecology是什么?

早在1920年这个词就开始在学术领域中使用,它是指用自下而上的、区域化方法从而最优利用环境和人之间的关系,构建公平的食物体系。

它提倡的是:

-共同创新知识,将科学与传统、实践和生产者的本土知识结合

-提升自治性和适应力

-整体系统化思考

-注重女性、年轻人和土著人的参与

 

·Agroecology的10个主要元素:

-多样性(生态多样、市场多元)

-协同(稻鸭共作)

-效率(农药化肥的大量无效使用就是典型的低效)

-适应性、弹性(病虫害问题、土壤健康)

-共同创造、分享知识(食农教育)

-人类和社会价值(乡村生计、平等、社会福祉)

-文化和食物传统

-负责任的治理(透明、包容、担当)

-团结经济

-循环经济

我们在中国推动的社会生态农业CSAAgroecology的目标有大量相似性,CSA正是面对以上问题的一种解决方案,并且强调生产者、消费者作为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鼓励社会化多元主体的参与。


Powered by AK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