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于田而修真 Thinking of Tian and restoring truth

从地⾥到锅⾥—一个16岁青少年的农场体验 |实习体验生|

2019-02-25



      北京的雾霾在渐渐的退散,躲过⾼峰也可以体验不堵⻋的路况,在这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好转的时候,有机⻝材仍是⼀个令⼈备受瞩⽬的话题。10年前,我还依稀记得,有那么⼀天,我曾体验过看似“⾯朝⻩⼟背朝天”实则伴泥⼟欢乐,与⼤⾃然接触的⼀天。那⼀天云朵如绵如絮,千姿百态,晴空之下是爸爸忙着犁地的身影,妈妈撒种的姿态,⽽我则负责各种捣乱,还画了⼀个难以欣赏的“好看”极了的牌⼦插在⽥间,象征着这四四⽅⽅的⽥是属于我的,属于我们的。


      ⽽10年后,我的胃⼝早已被妈妈从⽯嫣阿姨的⻝物社区⾥订的有机⻝材养刁,我会嫌弃外⾯饭馆的菜不够鲜,外卖饭菜的味道不够美。⽽⾃家半开放厨房⾥飘出来的菜⾹总是会令⼈想到“净”这个字,是⼲净,洁净,是纯净。

       于是在终于中考完的暑假,我正式的来到农场进⾏了总共五天从早到下午朝九晚五的志愿活动。这并不是我第⼀次来到农场,之前来这⾥采摘过,还来这⾥做过泡菜,但这⼀次选择⾛进幕后。为什么呢?因为单单采摘仅仅是直接的享受劳动成果,却不能清楚⼀份⼀份蔬菜背后究竟到底是怎样⼀份⼀份的⼯作量。

       要说对什么印象最深刻,那⼀定是各式各样的果蔬,还有背后的⼈们。在这农场独树⼀帜的⼩天地⾥有⼆⼗出头的年轻⼈,有三四⼗岁的中年⼈,同样有五⼗多快退休的阿姨伯伯们,分⼯清晰明确,有条不紊,⼲脆利索,毫不拖泥带⽔。这五天⾥,我在配菜房做了些⼒所能及的事情。


       我,⼀个⻓在北京城⾥的⽆知少⼥,终于在这⾥看到了8号棚旁⼀茬⼀茬割不完的露天⾲菜,9号棚埋在⼟⾥只看得到秧的胡萝⼘,从14号棚中亲⼿⽤镰⼑割下的菠菜,第⼀次⻅到仿佛叶⼦上⼀直凝着⽔珠的冰菜(⼝感很奇妙,有点像⽊⽿菜但是更脆⼀些,最想回购的菜之⼀),像我⼀样⾼的⻄红柿“树”,23号棚中⼀簇⼀簇的草莓丛还有很多很多的菜。我甚⾄第⼀次看到了⽼⼭⽺和⼀窝⼀窝的⼩猪,⿊的⽩的粉的花的,活的。

       配菜房的⼯作是疏密有致的,上午还是有时间供我到处溜达个把分钟,择择菜,看看猪,但是下午任务却⼗分的紧凑。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的,但不会有⼈浪费时间。⼀部分⼈负责将可以给会员和客户的新鲜、完好⽆损且“标志”的菜挑出来,⽽另⼀部分⼈负责按照订单装盒装箱。在听哥哥姐姐给我讲了挑选果蔬的标准之后,我⼀直是带着惊讶的,同时⼏乎很多都要犹豫着挑选,因为真的是很严格呢:不能有⾍眼不能有疤痕不能太丑。⻄红柿由于冬季太冷⽽变得脆弱,五箱扔了整整两箱,⼩⻄红柿也是如此,因为是⾹⾹的,还在配菜的时候忍不住偷吃了⼀两颗。

       春节没有噼⾥啪啦的鞭炮呲花和绚烂夺⽬的烟⽕总是觉得差点意思,少些感觉。⼰亥年春节,北京市照例五环内禁烟花爆⽵,⽆奈的我们⼀家思来想去,借⻝物社区⻔⼝的空地痛痛快快的放了⼀上午各式各样的烟花爆⽵。⼀万响的⻓⻓鞭炮连绵不断的响着,是除旧,是迎新,是表达着我们过年时喜悦的⼼情。正可谓是“当阶击地雷霆吼,⼗声连百神道宁,⼋⽅上下皆和平”。我弟欢快的在院⼦⾥跑来跑去,点燃这个点燃那个,我们每⼈⼿拿⼀把呲花,在空中挥舞,哪怕不是⿊夜也依旧可以在空中划出⼀圈圈的欢乐。


       ⻝物社区⾥还有⾃⼰家猪的猪⾁,很鲜美很嫩,还有⾃⼰家的馒头和⾯条,在那⾥每⼀顿饭都是⼗分饱恨不得吃到⼗⼀分,菜吃完了馒头也要沾着剩下的汤汁⼀⼝⼀⼝吃掉。我到现在还想念,思念彩椒炒⾁⽚,咸的南⽠块,思念很家常的鸡蛋汤,思念最最最简单的馒头。还有草莓。你吃过草莓吗?你吃过咬上⼀⼝,⼀滴滴甜美的汁液在⾆上蔓延,最终在味蕾上爆炸开来,那种新鲜,可以直接通过⼈类感官传递到⼤脑的草莓吗?每⼀粒籽都在为下⼀⼝做铺垫,每⼀⼝都是以精准的⽐例混合着柔软⾹甜却清新多汁的果⾁和清脆咯吱吱的籽,忍不住继续⻝⽤。你若忍住不将⼀个⼀⼝吃完,咬下⼀半再欣赏,是偏玫红的嫩嫩粉⾊⼀圈⼜⼀圈⽩,是将将好每⼀⽚切下来都会是最最好看,最好看的草莓⼲的颜⾊。是⼤⾃然的颜⾊,是⼤⾃然⾃⼰的颜⾊。


       每⼀颗菜,每⼀株⽔果,若是加了其他的添加剂,既不好看⼜不好吃。这或许是⼈类的⾃以为是吧,⼤⾃然其实从不需要我们⼲涉。所以,很感谢⽯嫣阿姨,她和她的⻝物社区可以把造物主每⼀挥⼿所出现的供我们享⽤的⻝材完完整整的呈现给我们,⽽不是加⼯着加⼯着那份“净”就丢掉了。

京ICP备18038941号-1

Powered by AK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