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Latest News

分享收获农场,CSA与社会企业(王建英)

2019-01-01


12月15日,以“乡村振兴 · 绿色发展”为主题的2018国际社会生态农业高峰论坛暨第十届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在成都开幕。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王建英副教授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尤努斯社会事业与微型金融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人大尤努斯中心”)在论坛“促进社会生态农业繁荣发展:主要问题、经验、政策”中做主旨发言,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管理案例与教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徐京悦副教授主持本次论坛。

以下为王建英副教授在论坛上的发言。


大家好!做为人大商学院的老师,非常荣幸得到CSA大会的邀请,有机会与各位专业人士一同投入和见证乡村振兴这一社会运动中。

昨天一天的讲座和分享,让我们看到在座各位正在发扬社会企业家精神重新复活乡村。

社会企业家精神,是企业家精神在解决社会问题中的运用。社会企业家是用企业家精神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新者,他们通过识别真正的社会问题、整合社会资源、勇于承担风险、创新性地建构解决社会问题的机制模式和手段,创造社会价值。他们所成立的组织,不论是怎样的法律形式,我们叫它社会企业。

人大商学院的人大尤努斯中心正在关注中国社会企业的实践发展,并为中国优秀社会企业画像。在我们出版的《社会企业家精神——创造性地破解社会难题》一书的第一篇,就是CSA的代表企业——分享收获,我们第二批案例也包括了在座的山水伙伴。我们昨天看到的牧云坡、艾特公益等等大量中国CSA实践,都是优秀的社会创新,我们希望有机会能让更多CSA优秀企业经验在业界得到参考,在公众中得到宣传和认知。


 一个优秀的社会企业,与其他企业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问题的认知和解决问题的角度。社会企业要解决的是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而不仅是表面的产品问题。比如,分享收获看到食物安全问题,它不是只考虑如何从顾客角度提供安全的食物,它需要识别的是真正的问题根源,也就是食物安全背后的社会生态问题,特别是乡村在社会生态中的生命力恢复。许多致力于乡村改变的机构,包括乡村自己成立的合作社,如山西蒲韩的实践也都证明,只有乡村价值的自我发现,乡民有主人翁的地位,才会产生内动力从事生态生产,食物安全才有内在的诚信保证。这种诚信,绝不仅是用增加价格和外来监督就可以换来的。在这一点,相信在坐的各位社会企业家们都深有体会。以社会企业家精神创办社会企业,是CSA领域的必然选择,因为它要解决的,是长久以来各种机制失灵的深层关系问题,包括人与土地的关系、城市与乡村的关系。

一个优秀的社会企业通过对社会问题的精准识别,并最终将解决社会问题作为自己的使命。分享收获的企业目标,设置在培育健康的土壤、培养有尊严的农人,并进一步将乡村复兴、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它的使命,并为之进行了一系列切实的探索和创新。基于此,分享收获便不是一家售卖有机食品的商业企业,尽管它的收入主要通过售卖健康的农产品来取得。这些收入,最终投入到更多的新农人培养、更多土地的改良、更多的食育教育、更广泛的CSA社会推动上。

社会企业需要为它的使命寻求强大的社会认同。对商业企业而言,这种努力是为了培育产品市场,从社会企业的使命角度,则是让社会问题的解决取得社会共识,集合社会力量包括竞争对手的力量,共同构建出解决问题的网络,从而为社会企业持续解决社会问题带来环境的改变。我们看到,分享收获发起CSA联盟,CSA联盟中的在座企业,基本都是采用无偿复制的模式,直接免费将自身的模式和经验提供给更多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的潜在竞争对象,这种“相爱相杀”的企业关系,是社会企业领域非常典型的现象,非常温暖和有力量。


寻找价值观相同的利益相关者,而不是最能够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伙伴,是社会企业能够持续下去并且不会发生目标漂移的重要特点。这方面,分享收获从最初会员招募上,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们的宣传,不是针对食物安全的恐惧本身,而是对重建人与食物的关系方案的解读,于是,以价值观认同为核心的消费者构成了企业未来稳定的支持力量,他们共同支持的是乡村的有志青年和愿意改变生产方式的农人。因此,他们可以理解产品天然的状态,他们可以为了这个目标等待。而分享收获对社会使命的坚守,也吸引了更多消费者对他们的信任,以及同一使命目标的社会资源网络对他们的支持。

社会企业发展中选择价值观相同的资本,更是对企业坚守社会使命的保证。分享收获和我们书中几乎所有的企业一样,都曾面临资金困难。而资金的匮乏,正是社会企业的常态,因为它所处的行业,正是政府和市场失灵的领域。在另一个方面,这种匮乏刺激了社会企业的创新,以及运营模式的打磨。资本的力量,可以成就,也可以毁灭,摩拜单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的案例企业,一些也曾面对商业资本的诱惑,但是,最终没有一个企业愿意去接受对他们来说有着明确获利需求或者其他可能干扰企业社会目标的投资,甚至包括政府提供的可能偏离企业使命的投资。他们仍旧主要采用创业者“自主投资+天使投资”,还有一部分开始谨慎地接纳公益基金的创业投资。

对于社会企业来说,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能够在社会生态农业中获益是企业使命下的必然。这种获益,不仅仅是一种经济上的获益。格莱珉银行的贷款,不过是一种媒介,基于它,产生的是十六条开启民智的村民公约,是乡村风俗的改良重塑。同样,社会生态农业的概念,是比社区支持农业更平等的概念,它意味着重新认可乡村的地位,实现乡村与城市的价值平等,交织生长。而田园综合体的提出,更是对CSA社会企业的希冀,打破一般商业企业将产品对象作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城市思维,将真正的食物的提供者——乡村和农人作为最根本的社会动员对象,借助CSA的运营,实现乡村赋能,完成新的乡村文化启蒙。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在座各位都在以动员乡村自主的合作和民主,激发乡村自身的活力。

对CSA也好,对社会企业也好,创造一个公平、简单、宽松、透明的竞争和监管环境,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事,社会企业家们真的很擅长。


Powered by AKCMS